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芳草堂笔记之鲁氏父女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芳草堂笔记之鲁氏父女

  南国小镇的雨夜,雨声淅淅沥沥,反衬得四下里一片静谧。东街一座破败的草房里透出昏暗的灯光。好不容易平息了工潮的周仆园无心回家,正好躲在檐下避雨,刚点上一枝烟,只听得屋内传出吱吱哑哑和哼哼唧唧的声音。  点破窗纸望里看,屋内只有一盏油灯,勉强把几尺之内的家什笼罩在昏黄之中。原本就是穷人家,屋内没什么摆设,只有一张床,床头放著一张梳妆台,台上便是那盏油灯。  “喔,不……别这样,不要………”寻声看去只见床沿上伸出四条腿,在上的那个粗壮多毛,在下的那个细腻光滑;细腻的那个微弱地挣扎,多毛的那个便莽撞地按压;四条腿不断地来回磨蹭。  没一会儿,上面的那个猛动了几下,便死死地压住不动了,说著:“别动,乖,乖女……爸射进去了……”底下的那个便不动了,却把脚尖绷直了,微微的不住颤抖,带动得整个帷幔也荡起一阵阵的涟漪,不一会儿又软趴趴地弯在床沿边上。  这时床帷打开了,那个粗壮多毛的原来是一位中年汉子,胡子拉茬,面色痿黄;那个细腻光滑的却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,蛾眉杏眼,脸上挂满泪痕。二人下身都一丝不挂,上身虽然凌乱却穿戴 备。看到这儿周仆园微微一笑,心想好个荡妇淫娃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此时,床上的中年汉子仍然搂著姑娘不放,多毛的大腿插在姑娘的双腿之间缓缓地摩擦著,一支手搂著姑娘的脖子,另一支手伸进姑娘的上衣里摸弄著那温软的胸脯;姑娘只无语啜泣,双腿本能地夹住,却又不自然地放开,两手无力地推搡著中年汉子。  “傻孩子,又不是第一次了,今儿你妈晚上回不来,咱们的夜还长著呢…”说到这儿,中年汉子嘬住姑娘的嘴,姑娘把脸扭到一边,无奈又被父亲扳回来,正好被父亲的舌头吐了满口。津液在粘在一起的两个口腔内来回吞吐著,女儿的舌头越挣扎反越合兽父的心意,最后她反倒一动不动如死人一般,任由父亲作弄著口舌,咋咋有声。  看到女儿就范,父亲便把手伸进了女儿的大腿之间。四萍本能地把腿夹紧,却早被父亲的大腿搁在裆里,无奈只好扭臀躲闪,却哪里敌得住毛茸茸的大手把女孩儿家的私处兜满。  四萍只觉下身一阵风来,便有粗硬之物插入阴道,先是一指,后又是一指,再是一指。前后三指在那柔弱的地方进进出出,揉捏按压——羞耻早被摸了个精光。一股水儿渗在父亲的手上,连著刚刚射进去的精液搅拌涂抹,赤红的下体一片狼籍,黝黑的阴毛都粘在一块儿,上面还撮弄出点点泡沫。  此时凭著丰富的性爱经验,鲁老爹知道女儿有感觉了。那具雪白丰满的诱人身躯开始泛红,出现了轻微的抖动,喉头里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,被压在口腔里面。四萍在老爹有预谋的挑逗之下,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,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著她的神志,极 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。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著四萍的神智。从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淫水。  父亲看到女儿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爱液,心中那股欲火顿时爆发。那条大阳具,青筋暴涨,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,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洞口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做父亲的跪坐撑起下体,望前耸身,腥臭的阴茎凑到女儿的嘴边,“张嘴……乖乖……”  酥软成一团的四萍两颊绯红,杏眼迷离,乖乖地把通红的小嘴张开来,尤自喘息未定之№。父亲把龟头在女儿的红唇上来回磨蹭,粘稠的前列腺液涂满四萍的小嘴。  看到女儿挂丝的小嘴一开一合,鲁老爹将龟头捅进女儿的嘴里,登时呛得四萍连咳几声。没容她多想,爹爹的阳具便灌了她满口。

  鲁老爹看著自己的阳具缓缓插入女儿的樱唇,感觉著里面的那条舌头退无可退的尴尬,心下一阵窃喜,竟抱住女儿的头开始猛烈地抽插。他紧紧地抓住了女儿四萍的头,用力挺动屁股,强迫她与自己的屁股做相对运动。  突然,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感到阴囊剧烈地收缩,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。屁股猛力的往女儿嘴里冲刺著,龟头触到女儿舌头底下,那里正好有一个窝儿。鲁老汉得理不让人,狠命地把鸡巴望女儿嘴里戳。四萍此时也只有呜呜哀叫的份。  整个床又震动了,嘎吱嘎吱响了起来。四萍两支手拍打著父亲的屁股,身体来回扭动,鲁老汉却反而更起劲地做著活塞运动。嘴塞得满满的,只能发出咿咿不不的呻吟声的四萍只希望父亲快点儿射出来。  “要射出来了!……喔……射出来……了……”鲁老汉狠狠挺动几下屁股,便只把睾丸露在外面,整枝大鸡巴塞在女儿的咽喉里射精。此时一切声音都静止了,只有窗外  的雨声……  哎呦,周仆园的手被燃尽的烟屁股烫了一下,才醒过神来,看著屋内这出乱伦的丑剧,他竟渐渐忘了时间。一看表已经午夜十二点多了。幸好雨夜街上没什么行人。周仆园感到阵阵凉意,不由得把身上的风衣裹了裹,再向窗内瞧去。  床上还是那两父女,鲁老汉并没有把鸡巴从女儿的口中抽出来。反而仍然就著女儿嘴里的精液缓缓抽动著,四萍的嘴角随著父亲的抽动渗出一股股粘稠的液体,此时的她已经彻底失神了。精液顺著嘴角流到耳根,又流到枕边,头发里。  鲁老汉舔了舔干焦的嘴唇,把女儿翻个身,面朝下,屁股朝上。鲁老汉盘腿坐在床头,又把鸡巴塞进女儿的嘴里,探身揉搓著四萍那泛著油光的双臀。仔细看,这真是一副丰满肥硕的大屁股,从上衣的下襟露出来更添妩媚,还有那圆润的大腿,细腻的小腿,尖尖的脚丫……  鲁老汉只恨自己没多长几只手,他一手揽著女儿的头以防松脱,另一手抚摩著女儿丰满的屁股,擦拭著上面的汗珠儿。丰腴柔软,酥若无骨,无论如何也是摸不腻的啊。鲁老汉手自然滑进女儿的两半屁股之间,摸到一处紧紧的肉箍,底下是湿漉漉的肉缝儿。雨还在静悄悄的下著,好像老天爷也为今晚这对乱伦的父女遮羞。  鲁老汉这回骑到了女儿的屁股上,被四萍裹硬了的阳具一下插进女儿的阴道里。在他的脸上,无法掩饰他对性欲的放肆和渴望,他肆无忌惮地搂著女儿,他的胯部用力地撞击著女儿那满是脂肪的臀部,房间中发出很大的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。  “啪啪啪”  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盈耳。  “啧啧啧”  肉棒与小穴的摩擦声在房间中有节奏地响著。  父亲在喘息。  女儿也在喘息。  “啪啪啪”  声音更响。  “啧啧啧”  速度也更快。  在呻吟中,父亲的精液有力地喷入女儿的小穴中,一直向著她的花芯灌进去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  在呻吟中,女儿花芯也如汤沸,花芯微张,无数的蜜汁倾洒而下,浇著父亲那光滑的龟头,也浇满自己那个小小的蜜壶。  “噢,怀上爸爸的孩子,我的女,怀上…………”  “呀……不,我不要啊…………”  肉棒在不断地伸张,随著它的每次伸张,必有一股热辣辣的液汁注入女儿的肉穴中。  一次,一次。  再一次。  肉棒在弹动著。屁股在战抖著。空气中弥漫著一股腥味。  鲁老汉紧紧地抱著女儿的屁股,棍子也打不开。肉棒深深地植入女儿的身体的深处,它沐浴著女儿的洪水般注下的蜜汁,喷出冲击力很强的精液。浓稠的精液和女儿那稀释的淫液混合在一起,在四萍那膨胀的小穴中,充满著乱伦的液汁。  这回鲁老汉彷佛死了一般趴在女儿的背上,鸡巴还插在里面,两个人的两撮黑毛交织在一起,摩擦著,发出  的响声。四萍也讨好般的扭动屁股,让父亲的阳具在自己的子宫里搅合,她享受著父亲那扎人的阴毛,刺在大阴唇上,感受著来自父亲的热乎乎的精液,这回又是在那里面……四萍想著要是真的怀孕了,她该怎么办?眼泪流下来,嘴角的白花花的精液也流下来了。  两个人上身还是凌乱不堪的衣裳,交叠在一起的下半身都光溜溜的。四萍知道此时就是母亲撞见了,父亲也不会把鸡巴从自己的生殖器里抽出去了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