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妈妈 对不起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妈妈 对不起

(第一章)母親

我撫摸著我的臉,火辣辣的巴掌印還在隱隱的發痛。我憎恨我父親,每次動不動就是打我罵我,有時甚至是一點點小錯,他也不會放過。不僅是我,我母親、我妹妹、我弟弟都遭受過同樣的境遇。有時想想,我母親怎麼會受得了他。窗外有點起風了,我慢慢的拉下窗帘,輕輕的擦乾眼淚,準備好好的沖一個熱水澡,忘卻今天的煩惱。我走進自己的房間,隨手拿了幾件內衣和睡衣。突然胸部一陣微痛,我撫了一下,似乎是剛剛被揍時不小心撞到的,淚水霎那間一發不可收拾的湧了出來。我含著淚匆匆奔入浴室,途中模糊的看到媽媽正傷心的看著我。我關上門,脫下了衣服,從鏡子中看去,恰巧又看到了那處淤傷。我趕快打開水篷,跨進浴缸,閉上了眼睛,任由涼涼的水從上到下沖激著。隱隱的,我彷彿聽到了自己的抽泣聲。“為什麼?我不能像其他十八歲的女孩那樣,開開心心擁有一個快樂的家?為什麼?”“咚、咚、咚”門口傳來幾下敲門聲,是媽媽的聲音:“我可以進來嗎?”“媽嗎?進來呀。”媽媽推開了門,隨手又關上了門。我順手抹去了臉上的水珠,發現媽媽正含著淚看著我的胸口的瘀青。“媽媽……”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,不顧身上的潮濕,我緊緊的擁住了媽媽。“對不起,對不起,是媽媽不對,這幾年來媽媽從來沒有維護過你,是媽媽不好。”“不是,不是的,我知道媽媽也受了很大的委屈。媽媽,我從來就沒有怪過你。”……就這樣,我們互相擁抱了一段時間。好一會兒,媽媽鬆開了我,接著慢慢解開自己的上衣,一邊說:“還記得小時候你一直好喜歡和媽媽一起洗澡嗎?”我用力的點點頭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“讓媽媽再盡一次做母親的責任好嗎?”我沒有答話,但是卻幫媽媽解開了胸罩。媽媽今年應該有四十一歲了,但一直都保持得很年輕,身材也沒有走樣。果然,當我解開媽媽的胸罩後,一對豐滿之極的乳房猛的彈了出來。我立刻又幫媽媽脫下了褲子和內褲。那密密的陰毛、細膩且雪白的肌膚、殷紅的乳頭、修長的美腿,到處散發這一個成熟女人的魅力。媽媽跨進了浴缸,讓水先溼潤了一下身體,接著溫柔的抱住了我。霎那間,我感到無比的寧靜。媽媽的手滑向了我胸口的瘀青,輕輕的撫摸著。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陣酥癢,全身不禁顫抖了一下。我覺得好舒服,好快樂。“媽媽!”我無意義的叫了一聲。一隻手摟住媽媽,一隻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媽媽的雙腿之間。在那一時刻,我們彼此似乎找到了安慰,找到了可以讓自己積存多年的痛苦發洩的對象。我們彼此忘記了自己的身份、相互的距離,以及我們的親情。媽媽的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游走,搓揉著我的乳房,輕捏著我那已經發硬的乳尖、我的腰、我的大腿、我的小腹、我的……涼涼的水使媽媽身上滑滑的,她那柔軟的陰唇更沾滿了粘液,我用中指在她的陰蒂週圍劃著小圈圈,稍稍一用力,便滑入了媽媽的陰道。剎那間媽媽“啊”的呻吟了一聲,她那正握著我乳房的五指緊了一緊。我的感覺已經飄上了天,我顫抖著、呻吟著。我翹起了左腿勾住了媽媽,使我的陰部可以在媽媽的大腿外側摩擦,同時使在媽媽陰道內抽動的手指增加到了兩個。我發現我手指上已經佈滿了粘粘的愛液。媽媽的右手舉高了我翹起的大腿,我們因此失去了平衡,雙雙躺了下來。這樣子,我的手指從媽媽的陰道中滑了出來,媽媽也因此分開了我的雙腿,把舌頭湊向了我的陰部。媽媽不愧經樣豐富,她先在我的大腿內側舔著,在我的大陰唇外面打轉。直到我實在受不了了,呼吸聲越來越重,這才開始向我的花心進攻。我感到我的下面已經流出了好多的汁液,和著媽媽的唾液,溼潤著我的敏感地帶。媽媽的舌頭動得越來越快,還時不時的伸進了我的體內。我忍不住了,我的腰下意識的隨著媽媽舌頭的抽動而上下擺動。我揉著我的乳房、我被水沖濕的陰毛,我用力的想把我的雙腿撐的更開,好使我得到更激烈的高潮。我不斷的呻吟,喘息著:“啊!啊!”不行,我不行了,一陣顫動,我終於到達了高潮,我拉近媽媽,湊向她的嘴唇,深深吻了下去。媽媽的嘴唇附近到處是我流出的淫水。一股奇異的味道加雜著酸酸的味覺,我不自禁的又伸入了媽媽的陰道。媽媽的陰道已經火一般的吞食了我三根手指,我不停得來回抽動,還用嘴吸著媽媽暗紅的乳頭。我用力的吸著,一點點乳汁般的液體從媽媽的乳頭中溢出。媽媽咬著自己的嘴唇,閉著雙眼,徘紅的臉頰正享受著至高無上的樂趣。媽媽的愛液湧之不斷,使她的下體越來越柔軟,整個陰唇都變成了深紅色。我隨手拿起了一塊肥皂,慢慢的塗著媽媽的陰蒂週圍。誰知道順著媽媽的淫水,肥皂竟“噗”的就滑入了媽媽的陰道,只剩下三分之一還在外面,同時媽媽也“啊”的大力呻吟了一下。我取出了肥皂,轉了個身,也叉開雙腿使我的下陰與媽媽的下陰相互交接。不知是肥皂還是我們的愛液的關息,那滑滑的感覺,使我們彼此摩擦的更順暢,更激烈。我深深的感受著媽媽陰唇的柔軟,火熱。我們的陰蒂都勃起了,甚至相互可以感覺得到。我們的淫叫聲,和著水的衝激聲,還有我們淫水的摩擦聲,使我們的快感叫人難以承受,我們又一次到了高潮。……我和媽媽相互又沖洗了一陣,我有點羞愧,到底說她是我的媽媽,我怎麼可以……媽媽似乎也有點尷尬,我們剛才是否太過分了呢?或者,我們並沒有無視我們的親情,而是用另一種方式去彌補這幾年來的代溝吧!我們擦乾了身子,穿上了睡衣,我帶著媽媽進入我的房間:“媽媽,今晚妳可以陪我一起睡嗎?”媽媽笑著點了點頭。

(第二章)弟弟

我從來都沒有想過,有一天我會和媽媽一起享受性的樂趣。而如今我卻不僅和媽媽彼此淫慰,甚至還樂此不疲。雖然,我和媽媽都有一點尷尬,但適才那一輪激烈而且要命的高潮,促使我領著媽媽來到我的房間。媽媽似乎也不想捨棄,默默的披著睡衣和我進了房間。我不知道剛才在浴室中是不是就叫作做愛,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但我的處女膜應該還沒有破。我隨手關上了門,回頭瞧見媽媽脫去了睡衣,正準備進入我的被窩。媽媽只穿著半杯式胸罩,粉紅色的兩塊小布,根本遮不了媽媽胸前的巨乳,那深深的乳溝,像埋藏著一團熱烈的火。媽媽的小三角褲也是粉紅色的,好像還有點半透明,細心的盯住,若隱若現難言之處分外誘人。作為女人,我們有一個完全勝過男人的地方——就是我們可以連續不斷的性興奮。所以當我看到媽媽那誘人的身子時,一股無名的慾望不知不覺油然而起。我也脫下了睡衣,甚至胸罩,只留下一條內褲鑽進了被窩。“媽媽,我……我還想要。”我不知羞恥的告訴媽媽我的感覺,我知道今天也許是我幾年來唯一可以感受到母愛的日子。媽媽牽著我的手,帶領我撫摸她的全身,從臉,到軟軟的嘴唇,她微微張開嘴,用舌尖舔著我的指尖。接著又把我的手帶到她細細的頸、滑滑的肩,然後是乳房、乳頭。我又騰出一隻手撫摸起媽媽的一對乳房,我搓揉著、撥弄著,我把頭埋在雙乳之間,小心的咬著、舔著。媽媽的腰動了起來,上下擺動著,她主動地分開雙腿,順勢騎在我的小腹之上。我感到媽媽的底褲濕透了,在我小腹上搓移著,水印出了媽媽那兩瓣紅唇,呼之欲出。我顫抖著脫下媽媽的小內褲,剛才洗澡的肥皂香味迎面撲來。我移動著身體,把嘴湊到了媽媽的陰部,用舌頭梳理著媽媽大陰唇附近的陰毛。媽媽的腰擺得更厲害了,她自己搓揉著她的豐乳、捏弄著紅硬的乳尖,嘴裡輕輕的發著毫無意義的聲音:“嗯……嗯……”不一會兒,我嘴裡全是媽媽的淫水,滑滑的。我挺了挺身,把我尖挺的右乳移向媽媽的陰道口,用我硬硬的乳頭繼續摩擦著媽媽的敏感地帶,軟綿綿的乳房與火熱的陰唇相遇,彼此熔為一體。我的左手也不閒著,不停的插入我濕淋淋的陰道,撫摸著勃起的陰蒂,我們彼此感受著激情,等待著欲仙欲死的高潮。忽然間,我聽到一陣推門聲,轉頭一看,正發現我那十五歲的小弟弟不知所措的張大嘴看著我們。霎那間,我和我媽媽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入,我感到我們全身都在發燙,羞愧得無地自容。好一會兒我們面面相視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最後,還是媽媽比較老到,她從我的身上跨下來,用被子遮住比較重要的地方,然後若無其事的柔聲說:“怎麼啦,有事找姊姊和媽媽嗎?”弟弟這才醒過神來,哭喪著臉對我和媽媽說:“姊姊,爸爸……爸爸他又打我。媽媽,好痛。”“快過來,讓媽媽看看。”看到弟弟身上青一塊、紫一塊,我和媽媽的淚水又一次控制不住了。媽媽不顧身上一絲不掛,緊緊的抱住了弟弟,我也和他們一起擁抱著。不知過了多久,媽媽脫下了弟弟的外衣,說道:“不早了,今天我們就一起睡吧。”熄了燈,弟弟睡在我們中間,臉上還掛著一串淚珠閉上了眼睛。好久好久,不知怎的,我就是不能進入夢鄉,剛才的一系列刺激,使我全身都癢癢的,我下意識的摸了摸下體,發現依然好濕。正在納悶,忽然間一條豐滿滑嫩的大腿橫跨在我的身上。我轉頭看去,驚訝的發現媽媽正分開雙腿,手正在那裡上下撫摸著。我再也受不了,翻過半夢半醒的弟弟,壓在媽媽的身上,我的雙乳恰巧和媽媽的巨乳相觸,一陣快感急急湧了上來。我們的下陰都濕透了,不需要進一步的愛撫,我們就把手指相互在對方的陰道內快速抽動。我用陰唇緊緊的收縮住媽媽的兩根手指,突然見一陣刺痛,好像是我的處女膜被媽媽弄破了,我不自禁的大叫了一聲。弟弟一下子被吵醒了,又一次驚奇的看著我和媽媽。不過這一次我們已經實在忍不住了,我們誰也沒管弟弟,照樣我行我素。更囂張的是,我竟然不知不覺地用手伸入弟弟的內褲,抓住了那根好像已經變粗的肉棒。我用手指摸了摸弟弟的尿道口,發現已經有幾滴黏黏的液體。“喔,喔……”弟弟呻吟著。過了一會,弟弟主動脫下了褲子,還翻身擠進了我和媽媽中間。一時之間,弟弟的口正好對著我的淫水四濺的花心,弟弟也毫不客氣的伸出舌頭舔了起來。而弟弟那已經有點發育的小陰莖,正對住媽媽的嘴唇,媽媽閉著眼睛,猶豫了幾秒,但倫情還是敵不了性慾,一口含住了弟弟的龜頭。弟弟畢竟是和我一樣的處子,沒幾下就射出了熱烘烘的精液,全部灑在媽媽的臉上。媽媽毫不在乎,繼續用舌尖調弄著弟弟的龜頭。滿屋子都是一股奇異的精液味道。弟弟不愧是年青人,陰莖沒一會而又再度勃起。這一次我轉過身,把屁股和陰部對住了弟弟的下體,而嘴又對住媽媽濕淋淋的陰部,我吸吮著媽媽那帶有騷味的小陰唇,而弟弟本能的用他再度勃起的小棒插進了我的陰戶,一股莫名而又強烈的快意直通我的全身,我嘶叫著、我呻吟著,我奮力著扭動著腰部,我無情的咬著媽媽的陰蒂。也許是弟弟剛剛射過一次精,這一次居然堅持了三分多鐘,最後,我幾乎脫力的躺在床上,媽媽也喘氣的用被子擦著自己的陰唇。而弟弟因為過度的縱慾,又或者由於是第一次,趴在我的雙腿之間射出了第二次精水後,連他的生殖器也沒有拔出來就閉眼睡了過去。一條軟軟的東西塞在我的體內,我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癢,再加上弟弟熱烘烘的精液也在我體內流動,我竟然捨不得拔出弟弟的陰莖。昏昏然,我也漸漸的睡去。……

 (待續)